全部內容 視頻短片影視推薦APPS教程產品使用
錯過這部神劇是你的損失
By 影視推薦 一年前 575
耶誕節前犯罪率激增,人人都想過個好節,小偷劫匪也都不例外。
《逃離絕命鎮》的導演兼編劇喬丹•皮爾今年收穫了一座小金人。

其實這位驚悚片導演是頗有名氣的喜劇演員,領完獎之後他還要發推調侃:“我剛得了奧斯卡獎,什麼鬼?!?”



他此前和搭檔科甘-邁克爾•凱操辦了《黑人兄弟》系列。

它是一個美國喜劇中心頻道的喜劇節目,簡直是段子合集,一共做了五季。

當時奧巴馬還在任的時候,這倆人就樂此不疲地惡搞他,還成功引起了他本人的注意。



他們非但沒封殺,還得到了跟總統同台的機會。



還有那個點名的代課老師,也是在國內被各種翻版配音。



黑人原創除了這種爆笑類型,還有一部冷幽默的美劇相當值得推薦,最近它剛出了第二季,沒看絕對是你的損失。


《亞特蘭大》搶劫季

這部劇第一季就好評如潮,拿下了艾美獎的最佳男主和最佳導演,在金球獎上奪得了最佳音樂/喜劇類劇集和最佳男主。

創造了FX台的高收視紀錄,還入列美國電影學會(AFI)評選的2016年度美劇十佳。

第二季更是牛逼,在向來苛刻的MTC上面得到了96的高分,豆瓣評分9.5。



顧名思義,整部劇聚焦的是在亞特蘭大這座美國東南部城市發生的軼事和底層生活常態。

男主Earn是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頓的輟學生,以前風光過,現在窮得兜比臉還乾淨。



勉強過活的他還有個女兒要養,老婆跟也是他分分合合。

他身上只剩下62美元的時候請老婆吃飯,挑了家划算的餐廳,但特價菜沒了,礙於面子的Earn只好點了服務員推薦的高價菜品。


(字幕來源:電波字幕組)結完賬之後,他回到家就打電話謊稱自己的借記卡被偷,需要掛失。

一個生活所迫的屌絲,就是他這個樣子。

被老天捉弄到生無可戀的他覺得自己從沒成過事,不禁質疑是不是有人就是為失敗而生的。



苦頭吃得多了,還總結出了一套失敗學的理論。



和劇中形象不同的是,Earn的飾演者唐納德•格洛弗是個不折不扣的贏家。

他憑藉這個角色拿下艾美和金球的視帝,同時還是《亞特蘭大》的主創之一,他和弟弟負責編劇,也參與了導演工作。

叔相信大家就算叫不出他的名字,也肯定看他特別眼熟。

他是美劇《廢柴聯盟》裡的Troy,這張點贊的笑臉有多少人存進了自己的表情包?



《火星救援》裡的物理學家和《蜘蛛俠:英雄歸來》裡給小蜘蛛透露了情報的武器買家,也都由他飾演。



不僅如此,他還是個不錯的說唱歌手,藝名是Childish Gambino,2015年提名了兩項格萊美大獎,今年1月獲得了格萊美最佳傳統R&B歌手獎。

影壇樂壇雙棲藝人坐陣,全劇的配樂十分正宗,不論是原創還是非原創的歌曲,都不乏亮點,和畫面劇情協調匹配。

Earn聽說表兄Alfred靠說唱出了點名,趕緊湊過來抱大腿,做了他的經紀人。



Alfred人稱Paper Boi,事業剛起步就翹起了尾巴,和路人發生口角捲入了槍擊案。

這起惡劣的事件中意外的因素大於人為,Alfred卻因此成了民間的紅人,還是褒義的那種。

很多人覺得搞說唱就是要脾氣躁多犯事才對味,尤其是匪幫說唱的歌手更得性子烈。



確實,在嘻哈史上,名人的污點數不勝數,情節一個比一個嚴重。

就連Tay-K這種2000年出生的新秀,都在出名不久涉嫌入室搶劫殺人,還得到了不少當紅歌手的支持。



這樣的偶像崇拜,想想是挺可怕的。

大家都知道亞特蘭大盛產rapper,也是Trap音樂之鄉,這種風格影響甚遠。

歌詞擅於描述街頭生活,性、毒品、金錢都是取之不盡的話題,不乏髒話俚語,具有攻擊性和煽動性。

劇中的Paper Boi在作詞上也是踐行了這些特點,但過激的言辭也會引起世人的不滿。

第二季有一個母親在社交網路上哭訴,她的小女兒聽的時下流行的嘻哈歌曲,竟然唱的都是這種污言穢語。



你可能會由此斷定,這個歌手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Paper Boi沒有啥藝術追求,他的宗旨就像他最火的那首歌裡唱道的那樣:“一切都為了賺鈔票。”

所以這些歌詞壓根就沒走心,他更多地是把這些話當成了能掙錢的旋律和韻腳而沒有關注其含義。



那位母親的譴責,像助燃劑一般,讓Paper Boi的單曲到了黃金銷量。

《黑人兄弟》裡面有一個小短片,內容是對比老派說唱和現代說唱。

老派一方穩重地講著抗爭與平權,鼓勵人們直面困難。



(字幕來源:野草淩雲)現代一方輕浮地表現挑釁與狂妄,出口成髒揮金如土。

這些足以嘲諷廉價潮流追捧的社會現象。

而《亞特蘭大》就是這個毒品交易和嘻哈音樂中心的真實寫照。

任何潛在或是暴露出來的問題,都會成為這部劇諷刺的對象。



就拿貧窮來說,它是底層群體在生存過程中永遠都要克服和應對的。

主創給第二季起名為搶劫季,也是有喻意的。按字面理解,它是指耶誕節前犯罪率激增,人人都想過個好節,小偷劫匪也都不例外。

這跟國內過年前夕的狀態差不多,我們也得看管好自身財務,以免讓犯罪分子有機可乘。

本季第一集開頭,就是兩個小混混持槍搶劫了一家賣大麻的速食店。店主也不好惹,雙方經過激烈槍戰,歹徒駕車落荒而逃。



看似和主線不太相關的這一橋段,奠定了搶劫季的濃郁基調。

交火和搏鬥的場面在商業大片裡一抓一大把,《亞特蘭大》不指著用這個來吸睛,它為觀眾呈現的是融合了黑色幽默的真實生活。

同樣是搶劫,你見過在熟人作案的情況下,對方一邊誠懇地說對不起,還一邊拿槍指著你嗎?



歸根結底,都是貧窮惹的禍。

第一季中Earn曾經為了交房租把手機當掉,他和Alfred的朋友Darius在當鋪勸他用手機換一把長刀,他能讓它的價值翻倍。

於是兩人去中國人那裡又用長刀換了一條卡斯羅純種犬,再轉賣給了農場主。

然後Earn滿心歡喜準備收款,Darius告訴他要等到狗崽出生賣了錢才能拿到回扣。

已經身無分文了的Earn當場就怒了,一語道出了窮人的生活方式。



本以為這個事就這樣翻篇了,沒想到第二季的時候Darius甩給Earn一個信封,裡面就是賣狗的錢,足足有4000美元。

Darius看著不著調,其實很靠譜。他是這個圈子裡最與世無爭,最怡然自得,最符合亞特蘭大打造出來的公眾形象。



事實上,亞特蘭大這樣一座經濟發達,富人精英紮堆的城市,也存在著明顯的貧富差距和拜金風氣。

第二季第三集從頭到尾講的都是裝逼的藝術,叔覺得這一集真的既精彩又好笑。

作為Paper Boi的經紀人,Earn終於賺到了一筆金額可觀的錢。

日子過得窮酸的他總是被別人秀一臉,這次他也想體驗一把裝逼的快感。



跟老婆去到電影院直接選VIP坐位,接著問題來了。

收銀員說按上面的規定,現在不收一百元這種大面額的鈔票,用刷卡支付還要硬性複印身份證。

可是輪到白人男子,收銀員卻沒有猶豫地接過了百元大鈔。



起初老婆還安慰Earn,現在沒人那樣大手筆地花現金,所以這只能說是奇怪,並不算區別對待。

二人去了水煙店,即便老闆是黑人,也要以百元鈔票是假幣的理由將他們趕了出去。

保安在外面偷偷告訴他們,所有人都知道那張鈔票是真的,但是老闆犯傻逼,手下也不得不配合演出。



老婆承認,這回是種族歧視無誤了。

花錢還能花出錯,你說生不生氣。

Earn心想去脫衣舞酒吧撒錢總能顯示出自己出手闊氣吧,結果到了裡面又是各種被坑。



女郎跳3秒就要20美元,附贈的酒水需要包桌才給上。

說到這兒大家都能明白,搶劫季也包含壓榨的意思。

混出了門道的Paper Boi說出了重點,在這兒要想讓別人瞧得起你,除了得有錢,你還得擺出有錢人的樣子。



亞特蘭大出過馬丁•路德•金這樣的領袖,是黑人民權運動的源頭,內部或外部的種族歧視卻還是時有發生。

亞特蘭大是說唱音樂的文化及產業勝地,卻也是受輿論波及的名利場。

亞特蘭大是商業繁榮的高教城市,無家可歸和毒品買賣等亂象卻不斷上演。

這部劇用戲謔地態度,訴說著亞特蘭大廣為人知和不為人知的風貌。

焦慮也好,享樂也罷,這些都是人們在這方水土的正在經歷的生活。


帳號登錄

 

 

換一張

 

 

 

註冊PPTVPLUS帳號 | 忘記密碼?去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