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內容 視頻短片影視推薦APPS教程產品使用
春天夜裡看一部京都的電影
By 影視推薦 一年前 613
春天來了。


春天了,魚叔所在的城市,每條大道飛紅流綠,目之所及緋色灼灼,櫻花、海棠、山茶、玉蘭……,都是一片片熱情燃燒的煙霞,白日裡遊人過街落紅撲肩,夜間迷離燈火中花朵們顯得清臒高潔,一塵不染。這個時候,就想遠方的島嶼,想看一些春天的電影,比如京都的春天,像市川昆導演《細雪》裡落英繽紛春天。 


選一個城市來代表日本東西方文明交融的形態,京都無疑是首選,她的分裂與統一,古典與現代都是其他城市少見的,光亮刺眼的摩天大樓、眼花繚亂的大都會商廈、車站背後,奔流不息的鴨川側面,是靜謐森林與幽深古刹,碎步的和服少女與神秘庭院,千年古都的輝煌讓她一身驕傲,古都的一草一木都充滿一種舊時的儀式感,看風中櫻花墜落,夕陽沉入空濛,唐朝的精氣神仿佛復活在古老建築的風痕水跡上面。去京都,走馬觀花旅遊有時也許還不如影視、文學作品來得親切。 



京都文藝名人的譜系裡穀崎潤一郎是不可遺漏的宿儒,作為老派文人,因為熱愛京都,老爺子骨子裡對其故鄉東京有一股輕蔑,他在散文隨筆集《陰翳禮贊》曾寫到了美不勝收的京都之優雅,連廁所都充滿了雅趣,他說“在京都奈良的寺院裡,廁所都是舊式的,陰暗而掃除清潔,設在聞得到綠葉的氣味青苔的氣味的草木叢中,與住房隔離,有板廊相通。蹲在這陰暗光線之中,受著微明的紙障的反射,耽於瞑想,或望著窗外院中的景色,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地好。” 



谷崎潤一郎的名作《細雪》基本上就是現代京都生活的浮世繪,電影曾有三次不同改編,以市川昆監督1983年的版本出名,色彩、服裝、道具、表演種種皆為上品,溫煦的人物與天氣呼之欲出,沒有機會看影院膠片,但是在美國著名文藝碟商CC(Criterion Collection)公司修復版的藍光碟裡,你近乎可以看清櫻花墜落的速度和主演吉永小百合細軟迷人的睫毛。 



《細雪》中鶴子、幸子、雪子、妙子四姐妹的性格,摩登與古典衝突,開放與保守一體,有對立更多是和諧共處。《細雪》四姐妹就是一棵樹上的四朵花,性格似春花夏雨秋風冬雪,顧盼怡人,施施而行,各有其美,這也幾乎成為一個日式範本,森田芳光監督的《宛如阿修羅》,以及去年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記》,同樣美好清澈,都是講四姐妹故事,隱隱可見《細雪》的影響。 

《細雪》的家庭經濟構成是中產甚至以上的家大業大的船場主,生活中吃穿用度不成問題,一切講求情調,繾綣於風花雪月,男女之愛,不管何種心事,姐妹們穿上和服賞櫻,一切煙消雲散。川端康成小說改編的《古都》,則充滿悲愁的流雲,在大師悲天憫人的心懷裡,京都下層女性一方面沉湎於愛情,一方面卻無力應付生之苦,電影改編版本同樣繁複,市川昆監督、山口百惠主演的1980年的版本,以及1963年岩下志麻主演版本為佳品。 



《古都》“兩生花”的故事,哀愁裡滋生著人情味,兩姐妹如兩個枝頭的兩朵花,命運迥異,過著不同生活,京都作為故事背景,庶民的日常起居、人情風物,令人溫煦安心。三島由紀夫的《春雪》寫的貴族生活,糾結著難解的情思,沒有明確指出故事發生地,幾乎接近於京都,據說他在構思《春雪》時,曾多次訪問京都和奈良的寺廟,難怪關於景物描摹,彌散著古趣,電影版《春雪》也勝在外景。

京都之古跡,不得不說金閣寺,矗立在映著四時風光的湖畔,周遭的紅葉飛花,都是一派古風古韻,三島由紀夫的同名小說《金閣寺》已經是當代名著,電影依然由市川昆改編,名為《炎上》,監督雖然不是生於京都,卻一直熱衷於拍攝京都題材,本片誕生於1958年,日本剛剛從戰敗中回過神,像極了身體殘缺內心自卑行為錯亂的主人公,縱火燒寺的過程讓人扼腕。 

我在豆瓣有一個電影豆列叫“日本泛散步電影”,其中有很多電影就是講京都的生活,日常起居背後,四季流轉裡,一花一葉,一山一徑都透著來自時間深處的氣息,就連那些附著在古樹、石階上的蒼苔,都讓人心生一種莫名的敬畏,一個人走在安謐的風景裡,生怕一腳踏錯就會驚起滿山沉潛的松風。 



每年盛夏,京都一年一度的祗園祭,都在昭示著這個城市的悠久傳統,節日裡那些象徵希望與祝福而堆積成船形的“鉾”,或遊動于街頭人群或靜止於偏僻處,都讓你慨歎做工的認真,在市川昆的紀錄片《祗園祭》裡可見一斑。國寶級大導演溝口健二的《祗園歌女》、《祗園姊妹》對舊時京都的描述更為沉靜哀感,紙傘下面的和服藝妓,在盤發、粉面、雪頸的優雅背後,都是一腔難言之愁,寂寞深深,如無人的庭院。 



近現代,京都在政治、經濟地位上的失勢,基本上是跟著日本現代化進程一起到來的,1868年伴隨“明治維新”的出現,新政府將國都遷往東京,京都成為一個遺老遺少的所在,無數人憑弔懷古的美豔遺址。2012年、2014年由廣受青少年歡迎的漫畫《浪客劍心》改編的同名三部曲真人版電影上映,敘述的就是明治維新期間,保守勢力與改革派之間的角力,暗殺、革命、爭奪,到最終妥協、融合,京都就是上演這出大戲的舞臺。 



《浪客劍心》作為動作大片,行雲流水的運動鏡頭,簡直爽翻了,武術指導穀垣健治曾來香港甄子丹麾下學習,學成後,把中國武俠之美融進了日系劍戟片裡,佐藤健飾演的殺手劍心,飛花摘葉貼地飛行的輕功,在京都紅花綠樹的風光裡實在是美極,何況身邊有氧氣美女武井咲笑盈盈地作伴,美景美人賞心悅目,如果去京都旅行,可以跟隨電影拍攝的外景去走一圈。 

京都的日常生活瑣碎卻透露著日本少有的一種慢,放眼山水都是千年不變景觀,哪怕外地人在長了也會被浸染,這種慢是一種格調,是本地人骨子裡不徐不疾的自信。小津安二郎的《晚春》《小早川家的秋天》都曾拍到一些京都的日常,不過都已遠去,像是黑白影像裡的一種懷舊情結,看得見,卻摸不著。 



京都當下的日常,體現在大銀幕上,也許就是松本佳奈監督的《母親河》(2010)裡面那種生活,日子過得像是無所事事,心情雲淡風輕,自得一方安泰,酒吧老闆、咖啡店主人、做豆腐的女人、澡堂打工青年、愛散步的婆婆,這些人重複著每天步調,即便遇到一些難題與糾纏,都不改變這種氣息,每有煩擾之時,抬頭看一眼藍天下端莊的東寺五重塔,就覺得安心,也許這正是京都迷人之處。




帳號登錄

 

 

換一張

 

 

 

註冊PPTVPLUS帳號 | 忘記密碼?去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