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內容 視頻短片影視推薦APPS教程產品使用
散個步就把地球入侵了的外星人,大概只有松田龍平吧
By 影視推薦 一年前 508
一部高概念的外星人入侵電影
大家都知道,不久之前去世的著名科學家霍金先生曾不止一次地預測過地球滅亡和外星人入侵的情況。

霍金說到:“如果外星人造訪我們,結果很可能會像哥倫布登陸美洲一樣。這種先進的外星人或許會成為遊牧民族,尋求征服和殖民他們可以抵達的任何行星。”

不止霍金,相信很多人都曾想像過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場面。無數藝術家也在各種作品中展現或者描寫過這種情況。

比如在美國大片《獨立日》中,外星人入侵的方式是開來碩大無比的飛船,試圖毀滅城市和人類,但最終卻被人類的戰鬥機炸得灰飛煙滅。


《獨立日》劇照

再比如在劉慈欣的小說《三體》中,外星人入侵派來的是一顆無比完美的水滴。這顆水滴,由被強互作用力緊密鎖死的質子與中子構成,表面絕對光滑,溫度處於絕對零度,會反射幾乎全部的電磁波,無堅不摧。在末日之戰中,僅一個水滴就摧毀了人類太空武裝力量1998艘戰艦。

類似的還有漫威影業籌備十年即將上映的《復仇者聯盟3》,大反派滅霸只要集齊6顆無限寶石,便只需輕輕打一個響指就能毀滅半個宇宙,更別提渺小的地球了。

與這些情況截然相反的,也有在電影《降臨》中,外星人的到來其實是為了授予人類新的知識,只不過外星人和人類之間的交流方式存在著極大的障礙。


《降臨》劇照

總之在大部分人的想像中,外星人的入侵總是伴隨著敵意和暴力的,其所帶來的必然是一場格外慘烈、你死我亡、核彈滿天飛的全面戰爭。

畢竟對於人類來說,這是一場肩負著生死和未來的戰鬥。

但是在日本著名導演黑澤清的最新作品《散步的侵略者》中,卻描繪了一種截然不同的外星人入侵。在這部電影中,外星人的入侵並沒有帶來高科技的飛船火箭或者導彈大炮,而是散著步,就把地球給入侵了。

顧名思義,“侵略者”指的自然是外星人們;而他們的入侵方式也就是通過三個依附在人類身上,行為舉止與人類保持一致的外星人,散著步,收集人類的“概念”而已。


《散步的侵略者》海報

這種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方式超越了簡單的武器與科技的暴力,反而成為一種概念化的、軟性的入侵。這一方式非常值得玩味。

能夠產生如此詭譎想法的導演黑澤清自然也不簡單。在國際認知中,黑澤清一直都是日本恐怖片導演中的標誌性人物。生於1955年的他,電影作品發展開始於日活的粉紅片階段,早期主要圍繞神怪和黑幫兩大類型,後來又側重于心理分析的恐怖和懸疑類型片。

說到日本恐怖片,大多數觀眾比較熟知的可能是《午夜凶鈴》和《咒怨》這兩部童年陰影。

但與之不同的是,黑澤清的電影中幾乎沒有惡鬼,反而自帶一種文藝氣質,這或許是因為他關注了每個個體的情感,拍出的是人與人交往關係中的恐怖感。

這也正是黑澤清得以在國際影壇上大放異彩的原因所在。他的電影總是柏林、戛納和威尼斯等各大影展的常客,也屢獲國際讚譽。同時,又因其與日本已故大師黑澤明姓氏相同,在日本被稱為“黑澤第二”。


黑澤清

早在1997年,黑澤清便憑藉犯罪驚悚片《X聖治》入圍東京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又在2003年,憑藉劇情片《光明的未來》獲得第56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棕櫚獎的提名。

最終在2008和2015年,黑澤清分別憑藉《東京奏鳴曲》和《岸邊之旅》兩次拿下戛納一種關注單元評委會大獎。而這部《散步的侵略者》也同樣又一次入圍了戛納的一種關注單元。除此之外,電影還獲得日本權威媒體《電影旬報》年度十大電影,名列第五。

熟悉日影的影迷都知道《電影旬報》的江湖地位,這是一份近乎與法國《電影手冊》齊名、同等權威的電影刊物。旬報十佳的榜單是一個象徵,一個信仰,一個影迷之間的接頭暗號。

除了知名導演之外,電影《散步的侵略者》的男女主角也非常厲害。對大家來說,也耳熟能詳得多,分別是長澤雅美和松田龍平。他們在電影中飾演了一對感情走到盡頭的夫妻,但卻因為丈夫突然的失蹤和回歸之後的精神異常(其實是因為被外星人附體了),而不得不重新開始審視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長澤雅美和松田龍平

與此同時,電影中的配角也非常強大。比如長穀川博己,前田敦子都是日本影壇非常受歡迎的演員。尤其是後者前田敦子之前是日本著名女子團體AKB48成員之一,曾主演過兩部口碑非常好的電影,《不求上進的玉子》和《莫西幹回到故鄉》。她在電影《散步的侵略者》中飾演長澤雅美的妹妹。

就這樣,一群演技和顏值均有保證的演員,跟著一個腦洞極大的導演,講述了一個異常詭譎、不落俗套的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

正如上文所說的,這些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方式是奪取人類腦中的“概念”,而被奪取這一概念的人就會自此失去這個概念,無法恢復。

具體的奪取方式大概如下:讓對方在自己腦中對某個概念形成具體而準確的描述,然後伸出手指輕輕點一下對方的額頭。對方馬上就會癱倒在地,流出一滴淚水,這一概念就此從腦子中消失了。

雖然有些玄乎,但電影確實展示了無數次這一過程。

比如電影中的松田龍平,從前田敦子飾演的小姨子腦中奪去了“家人”這一概念。前田敦子瞬間變得不理解何為家人,把身為親姐姐的長澤雅美當做陌路人,揚長而去。


《散步的侵略者》截圖

松田龍平還奪去了長澤雅美上司腦中關於“工作”的概念。如此一來,原本刻板嚴謹的工作狂上司,瞬間失去了對“工作”的理解,在辦公室上竄下跳,玩起了紙飛機遊戲。

甚至松田龍平還奪去了一個陌生人腦子中關於“的”的概念,也就是漢語中表示從屬、擁有關係的“的”的意思。比如說“我的衣服”、“我的房子”。失去了這個概念的陌生人,自此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擁有意識了,無所謂什麼東西是誰的,我的即大家的,頗有天下為公、共產主義的感覺。

電影沿著兩條線索來敘事。一方面是松田龍平和長澤雅美之間平淡而奇特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則是另外兩個稍微年輕一點的外星人。他們同時也在各種地方奪取人類的各種概念,比如“自由”、“我”、“別人”之類的概念。


《散步的侵略者》劇照

三個外星人的終極目的是獲得人類對於一切概念的理解,然後匯合通知母星上的同胞,一起來毀滅人類。至於為什麼外星人入侵一定要先獲得人類的“概念”,電影並沒有做過多的解釋。

但是這種高度概念化形式的展示也正是這部電影中最有趣的地方,也是最引人深思的地方。

比如到底什麼是家人,是血緣關係的相連還是互相關心的存在?還比如到底什麼是工作,是賺錢養家糊口的手段還是自我價值實現的方式?

這些概念在人類發展的過程中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複雜了。但是在複雜的語言之外,有關某個概念的想像、情緒、模糊的理解早就已經存在了,只是人類越來越喪失了用語言去表達它的能力。

同樣的,在村上春樹最新小說作品《刺殺騎士團長》中,也出現了類似的高概念化的詞彙使用。可以說是兩位日本大師在不同領域的不謀而合。在小說中,村上寫到有一個精靈一般的小人物稱自己是“理念”本身,沒有實際形體,沒有時間概念;還有類似的稱自己為“隱喻”、“雙重隱喻”之類的人物,以及一條分割“有和無”的河等等。


《刺殺騎士團長》

總之,這種概念性詞彙的實體化,使得整部電影變得非常玄妙,也一定程度上掩蓋了電影在敘事上的跳躍和無厘頭。

當然,最終拯救了地球和人類的終歸還是“愛”這一概念。

這一點稍落俗套,和無數科幻電影中的設定有些雷同——總之就是人類又愚蠢又自私,科技不發達,還破壞環境,但是人類有“愛”這種一般外星人都無法理解的東西,足以被原諒一切。

在《散步的侵略者》中,松田龍平飾演的外星人一早就試圖在一個神父的腦中奪取“愛”這一概念。但是神父用了無數的語言來描繪“什麼是愛”,比如“愛啊,就存在於你心裡”,還比如“愛是寬容,是親切待人,是不會嫉妒他人”……


《散步的侵略者》截圖

總之,這位元神父窮盡語言最終也沒能準確地描繪“愛”這一概念念,導致松田龍平奪取概念失敗。

但是電影的最後,長澤雅美卻主動把這一概念獻給了松田龍平。

因為她覺得,如果外星人不獲得“愛”這一概念,是無法理解人類的。而松田龍平奪得的那一個關於“愛”的概念,無疑正是長澤雅美對他的那深深的愛意。

所以說,整部電影雖然套上了外星人入侵地球這種科幻片的外套,但實際上還是一部透過夫妻之間的拉扯探討親情與愛情,講述人與人、人與生活、人與社會之間相處模式的電影。

導演黑澤清如此別出心裁地把一些我們日常反復使用、卻很少花時間去深思的概念一一展示給大家,或許是為了讓我們再一次正視“愛”、“自由”、“擁有”這些我們自以為已經足夠理解,但實際上卻一知半解的東西。

願我們能夠永遠記住什麼是愛和自由。




帳號登錄

 

 

換一張

 

 

 

註冊PPTVPLUS帳號 | 忘記密碼?去重置